LPL下注官网

LPL下注|首页 欢迎您市藏书楼欢迎您的光临!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专题活动 >> 馆员交流学习

灾难时期的阅读治疗

  • 发布时间:2020-10-30
  • 发布者:LPL下注|首页 欢迎您市藏书楼
 

保举书目:《十日谈》

作者:(意)卜伽丘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原作名:The Decameron

译者:方 平/王科一

ISBN:9787532740062

 

  2020年注定是不服凡的一年。新年伊始,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席卷全球,疫情不仅对人们的身体健康造成威胁,同时也增加了人们的心理痛苦:失去亲人的哀痛、失去收入来源的震动、隔离和社交疏离办法的限制、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惧怕等等,所导致的典型精神健康症状包罗头痛、嗅觉和味觉受损、焦虑不安、神志变态和极度兴奋,且可能导致中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敦促各国政府、民间团体、卫生部门和其他各方采纳紧急办法,齐心协力解决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的精神卫生问题。

  作为一名藏书楼员,深刻熟悉到语言文字在帮手我们处理灾难方面起着主要作用,阅读是处理个人心理危机的主要途径之一。面对残虐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少学者、作家都站出来发声,谈及他们的不雅察看与思考。在这样一个晦暗的时刻,阅读与交流是必要的,是使我们的内心保持安静、恢复健康、逐渐强大、提升内涵的力量来源之一。那么,对成年读者来说,选择什么样的册本,才得以将对灾难本身的过度关注,转移至在心理危机与情绪波谷中进行有效的自我诊断和自我治愈呢?

灾难中的心理危机

  瘟疫往往伴随着谣言、恐慌和阴谋论等非理性言论,使其更加布满神秘性和未知性,于是,人们会更多地专注于阅读LPL下注|首页 欢迎您报道、统计数据、关于最新药物的尝试等等,测验考试成为业余的病毒专家,那可能不太抱负,但似乎又无可避免。对灾难中产生的各种具体的数据、细节、走向,导致我们的心理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假如调节不妥,很轻易呈现心理健康危机。

  奥尔罕·帕慕克在2020年4月29日的《纽约时报》撰文《要看到疫情过后更好的世界,必需拥抱谦卑与团结》。文中,他谈到历史上那些卓越的“瘟疫”题材作品,从这些文学作品中,他看到了人类在面临大流行病时共同的惧怕,也看到了如今我们的“进步之处”。作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当代欧洲最卓异的小说家之一,帕慕克在文章中向读者呼吁:我们所感受到的惧怕,显示了我们脆弱的生命和共同的人性是如此地相似。假如我们希望看到瘟疫过后一个更好的世界,就必需拥抱和滋养当下的遭遇为我们带来的谦卑与团结。瘟疫,在未可知的生活中无声暗藏,伺机爆发。人类面对瘟疫以及瘟疫产生的各类信息,则是用延绵不停的焦虑开启焦虑循环。关于疫情的信息铺天盖地,我们时时通过各种渠道了解疫情的信息和人们的应对,时而伤感、时而悲愤、时而又欢喜振奋,情感上的波动可谓五味杂陈,而所有由此产生的情绪大都伴随着强大的无力感一涌而上。带着这样复杂的表情,笔者想起《十日谈》以及卜伽丘对灾难的处理方式,在此鼓励读者对本书进行阅读或者重读,并测验考试用阅读进行一场自我诊疗。

用阅读审阅苦难

  《十日谈》是意大利作家乔万尼·卜伽丘创作的短篇小说集,创作于1350—1353年。该作讲述1348年,意大利佛罗伦萨瘟疫流行,10名男女在乡村一所别墅里避难。他们游玩欢宴,每人天天讲一个故事,共住了10天讲了百个故事,这些故事批判天主教会,赞美爱情是才调和高尚情操的源泉,谴责禁欲主义,无情表露和鞭挞封建贵族的出错和败北,表现了人文主义思想。《十日谈》是欧洲文学史上第一部现实主义巨著,世界上第一部短篇小说集。一部门读者对《十日谈》有一个成见——瘟疫横行的佛罗伦萨有如人间炼狱,“十日谈”构筑的世外桃源竟然歌舞升平,这简直难以理解,甚至难以饶恕。笔者认为,《十日谈》虽看似花式闲谈,却真正着眼于灾难中不雅察看人性,体悟爱憎,反而表现出人类面对苦难不屈不挠的精神,也暗示人们用乐不雅观面对灾难不失为一剂良方。尼采曾说:我们需要艺术,避免因本相而死亡。人们在生死瞬间大多会焦虑,为了回避灾难造成的伤痛和暗影有意建造艺术堡垒。卜伽丘的《十日谈》或许并不能为如何解决灾难事件找到答案,但其独特的表达或许能引起我们的思考:阅读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抗灾难造成的心理危机。

  《十日谈》的文本对于瘟疫的描述布满审阅的眼光且别具一格:“在硕果累累的一千三百四十八年,意大利最标致的城市,出类拔萃的佛罗伦萨,竟发生了要命的瘟疫。不知是由于天体星辰的影响,还是因为我们多行不义,天主暴跳如雷,降罚于世人。” 这样的开篇布满了后现代主义的风范——遥远异域中爆发了一场瘟疫,丧钟乱撞、尸殍遍野、人心惶惶、十室九空,死神阴恻恻的冷笑回荡在整个城市上空,一切仿佛末日般肃杀而绝望。此次新冠肺炎病毒来袭亦是如此。欧美各国对于疫情在本地的传播之快、危害之严重均缺乏心理预备。

  卜伽丘对瘟疫传播的描述,读来也令人唏嘘,不得不叹其逼真和形象。他说,“那场瘟疫来势特殊凶猛,健康人只要一接触病人就会传染上。”“更严重的是,且不说健康人与病人扳谈或者接触会传染上疫病、多半死亡,甚至只要碰到病人穿过的衣服或者用过的物品也会罹病。”此次新冠疫情的传播又何其相似!卫生,人传人,隔离,诡异,迅速——传染病击溃人类的方式似乎并没有变化,传染的惧怕和弥漫也似乎没有改变。

用阅读调节情绪

  按照卜伽丘的记载,黑死病席卷中世纪之时,欢娱和盛宴在葬礼上极为遍及。正如《十日谈》所述,在命危如朝露的艰难时刻,一群年富力强的富家子不去钻研治病救人之策,反而为躲避疫病,呼朋引伴,相约在风景秀丽的乡间田园,尘凡作伴、寄情山水。那田园仿若世外仙境,绿荫匝地、花香浮动,悬泉飞漱而下,鸟语百转千回。青年男女们靠唱歌跳舞、纵论风月来消磨时光,而他们所讲所谈,则主要以各式各样的爱情、情爱为主题,似乎与那场灾难毫不相干。当然,卜伽丘描绘这荒诞神奇的场面,并非鼓励末日的狂欢。每日十谈,共谈十日,人性、宗教、爱情、权谋、婚姻、政治、司法无所不谈,看似谈风月,实则论风云,嬉笑怒骂间写尽世间百态,将空茫、压抑、焦虑的表情变幻成一段段委婉又不失犀利,调侃中丝毫不夹带酸腐气的文字,用以略纾忿闷、缓解重荷。

  在恐慌期和隔离期,每个人的孤独都需要安慰剂。这十个男女在佛罗伦萨城外的小山上所讲的那么多的故事最终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有亲密关系的恢复和活力,能在传染残虐的时候带来人类生命潜意识里不竭繁衍的快感,这是瘟疫期间最大的心灵安慰剂。十四天里除了“十日谈”,别的四天有一半时间在唱歌,另一半时间是不做任何事情的安眠圣日——卜伽丘的时代,虚构和想象的故事以及不讲故事时候的娱乐极大地平复和缓和了心理危机。我们的时代也是一样的,在或主动或被动的自我隔离中,阅读以及其他艺术形式带来的欢娱,是确保本身保持健康乐不雅观心态的一种应激反应和有效方式。

读懂人们对爱与快乐的追求

  和平年代读历史、看战争,重反省与借鉴;灾难中读文学、看真情,重精神的提升和情绪的疏导,也许这才是阅读在人们追求世间的真理和生命的真谛中所展现的真正力量。在不凡时期,我们通过阅读和不雅察看,当然应该思考生命的基本问题,而关于爱情这样的概念,我认为也非常值得认真地思考和研究。

  中国有句老话:大悲若喜。卜伽丘在瘟疫盛行的时刻,以情爱为主题写作,称道爱情,写出了人们为爱所做出的努力和获得的欢喜,正是这一成语背后之深切含义的写照。他在书中描绘的情爱故事,往往超越了常理,跨越了阶级,虽然有些终局不够抱负,甚至滑稽,但大多让“有情人终成眷属”。比如,卜伽丘描述了一个妇酬报了心爱之人,不顾两人地位的悬殊,执意相爱。面对弟弟们的嘲笑,她的回答则是:“我的好兄弟,你们说的情况我很清楚,不外我嫁的是人,我宁愿要一个没有财富的男子汉而不要没有男子汉的财富”。

  “爱情的力量不是我们所能抗拒的”。卜伽丘笔下这种对爱情的痴迷,或许只有在人类碰到巨大灾难的时候才能有更深切的体会。这次新冠肺炎病毒的袭击,人们看到太多的生离死别,也看到哀痛与痛苦中所凸显的大爱。看到电视上对李文亮父母的采访、读电影导演常凯给家人的遗书、看着护士长蔡丽萍追着其夫刘智明院长的灵车奔跑的场景落泪,有多少人对其中满含的深情动容落泪,哽咽不止。

  所谓“大爱”,是生离死别时,穿越时间的原谅、包容、珍视和情思。我们都知道,家人、亲人和爱人在日常生活中,并不一直和谐无间,而是经常有争吵、矛盾的时候。但在疫情袭击之下,当所爱之人猝然离世、拜别亲人的时候,对于生者来说,似乎最主要的就是要向其暗示本身尚未说出的深爱。卜伽丘在面对瘟疫流行的时候,选择爱情这个标致的主题,足以表示他对人生的深刻感悟。

  意大利是2020年欧洲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意大利政府封城,禁止所有户外活动。倔强而乐不雅观的意大利人被迫关上家门,却敞开了阳台的窗,开启了一轮阳台音乐文艺中兴。从清唱到分声部合唱,从锅铲伴奏到乐器登场,从素人哼唱到专业演员不请自来,罗马市长一则推文“今晚7点让我们歌唱以问候”更是推波助澜,活跃的氛围引发全球范围内阳台艺术的“表达”热潮,这边中国阳台对唱,那边德国演绎歌剧,还有西班牙小哥楼顶带舞,奥地利的“窗口音乐会”,一时间阳台成了炙手可热的奇不雅观。这与《十日谈》中欢歌曼舞的情景何其相似。

  《十日谈》展现出一副乐不雅观积极的景象,勾起人们自我表达的欣悦,迸发出一种由心底油然而生的精神狂欢,萌生出一种人类共同体意义上的自我宣泄。通过阅读,舒缓情绪、排解压力、抚平创伤,启动人们内心深处关于爱和希望的精神萌芽;同时,伴随着阅读间的交流,达成彼此之间的鼓励——这便是阅读在灾难中形成的最强大、最有效的动力。

 

  撰稿:郝梦寅 赵璐

打印保藏关闭